管家婆三肖中特
山東民生網:首頁 > 綜合 > 書畫

著名畫家——常朝暉

時間:2014-02-13  來源:山東民生網  作者:山東民生網

 常春輝.jpg

   古人云,繪畫乃心境之物,一切筆墨、造型、意境均是心境之反映,每一幅畫作都是作者的所思、所想、所探、所求和所悟。翻開常朝暉先生的繪畫,其對于世界的體驗,對于人生的感悟,皆在畫面上以筆墨、線條、色彩、塊面和結構等感性符號傳遞,賦予了畫家的精神內涵。不論是色彩上的古樸淡雅,還是繪畫技巧上的疏密濃淡,意境上的含蓄蘊藉,意蘊悠遠。它給觀者帶來的是視覺上的審美盛宴,是精神上的詩意棲居,是靈魂上的休憩凈化。

    明代唐志契說:“凡學畫山水者,看真山真水,極長學問,便脫時人筆下套子,便無作家俗氣。”此語有力地證明了創作山水畫要到自然山水中去,深入、細微地觀察自然萬物,認真地去研究自然美的規律,發現自然界的美妙。作品《觀瀾橋》正是他寫生作品的佳作,橋巒起伏、亭臺軒榭、林木交錯,是客觀山水形貌不做照搬式的速寫和記錄,在點線面塊的交織中,恰當留下色彩發揮的空間,綴以少許亮色做冷暖過渡,使筆墨的表現與整體色調里的具體物象相吻合,筆線、墨點、色塊與物象若即若離。筆墨之處,皆是乘物有心。

    結合常朝暉的個人經歷,我們不難發現,這情與畫、意與象的結合是必然的。常朝暉很小就喜歡畫畫,家庭環境對其美術興趣的培養也極為有利。他舅父是畫家陳維信,潛移默化的影響讓常朝暉產生了濃厚的中國畫情節。后來,他考入山東藝術學院,接受全面正規的學院派繪畫體系訓練。在山藝學習期間,他的收獲不僅在于較為扎實的傳統繪畫功底,更重要的是具備了廣泛的審視現代中國畫發展的開放性思維。畢業后,常朝暉幸運地走進山東省美術館,后又轉到山東畫院,成為一名專業畫家。常朝暉勤于創作,勤于思考,其畫作中一切手法的存在和調用,都展現了一種自我追求的境界、一種博大的抒情氣概,一種“神”與“韻”的追求,一種生生不息的生命享受,令品評者如夏飲甘泉、冬輟醇釀,陶然乎山光水色之間,超拔乎太虛無極之境,塵慮頓去,精神燦然。

    在藝術圈成名較早的常朝暉,具有責任感和寬容感,積極、嚴肅地關注當下文化狀態及其存在方式,以明確的藝術方向對各種造型因素及材料性質進行革新。就其作品構成而言,業內人士從以下兩個方面進行了解析:一為以傳統的文化為母體,參以外來因素并使之產生共鳴,畫家多以滿構成的圖式來完成情感表達,既講究用筆法度、墨韻浸染,又注重色彩營造的亞光感,使作品所表現的玄遠境界具有現代意味;二為當代文化語境的感知與傳統文化的審美相掛鉤,作品高古典雅而又鮮活生動,這里面不僅流露出畫家對傳統的迷戀,而且更有時代的氣息。因此,這兩方面的情感在筆墨、氣韻中得以交融,使畫作形成了一種架構中外、彌漫古今的立體框架,孕育成了畫家作品的語言風格。

    筆者認為,常朝暉用鮮明獨特的個性化水墨語言創作著,傳統積淀厚實的筆墨技巧,全新的審美思維,使之能夠在色彩以及圖式語言等方面取得有益的嘗試與探索。他通過中國古典山水的發展和繼承脈絡,找出其發展過程中關鍵的承接點,并探索每個關鍵點的繼承和創新的途徑和方法,守住中國畫的根和魂,創造出充滿時代氣息的最新穎、最美好圖畫的必由之路。

    虛靈是常朝暉山水畫的重要美學風格。從他為作品起的題目,如《深山問答》《一廉風雨》《靜觀水月》《眠云秋韻》等,便可以看出端倪。這些有著詩一樣美妙的境界、禪宗意味濃郁的文字,不用看作品就會知道這是多么旖旎的風光。常朝暉要表達心中夢幻的自然,而不是寫實的具象山水。因而,他在墨色沖撞間,追求一種高古樸拙的雅韻。

    常朝暉的山水畫之所以耐得住品味,繪畫技術層面處理得精致是一個重要因素。他對樹木符號化的刻畫,并非粗率的勾勒,而是細細思索之后了然于胸的考究布排。樹木的形狀姿態隨意舒張,與彌漫在畫面中流動的云氣呼應配合。在他的藝術創作中,畫中無論哪塊黑白都能自然地做到相連相繞,起承轉合井井有條。各種干濕濃淡的線條和墨塊質感的對比使畫面本身達到了豐富和矛盾的和諧統一。

    歷代藝術家都強調“書畫同源”“善書者必善畫,善畫者必善書”,不借助書法則無以在國畫中盡情地造型寫意。常朝暉的書法在紙上呈現出輕重、濃淡等種種變化。書寫時,毛筆仿佛變成身體的一部分,自身所有的修養、修煉似乎都可以順著神經傳入筆端,這線條便有了精神內涵……

    濟南怡文軒藝術交流中心、策展人王小杰說,山水畫家常朝暉是“純藝術”的追求者,也是繼承經典后的“自我表現”性的個性伸張者。讀解他的作品,給人以深刻的印象正是他的筆墨形態、筆墨美感、筆墨質量與由此聚合的力逼經典的藝術取向。常朝暉踏踏實實、堅韌不拔、不投機、不取巧,抓住中國畫的“主心骨”、筆墨之“慧根”,修身養性、凈化心靈,堅持精神的歷練、道德的持守、情感的培養、哲學的浸潤,使自己達到忘我的境界,將自己的精神貫通到自然生命之中,與之相鼓蕩、相融合。這樣,繪畫中“形神相離”的問題徹底解決,畫面也就“活”了起來。

    品讀常朝暉的《華山北峰》《白云峰》《滄浪亭看山樓》《留園曲溪樓》等力作,可以看出,畫家均在肆意涂抹中勾勒山之形態,又以元四大家之一的王蒙筆意書寫山之筋骨,并用墨色的浸潤來增強畫面的完美感,加之半隱的房舍也因此感覺顯得既幽遠又神秘,完美地再現了古老的哲學形態。在這里,畫家又對部分山石施以赭石色,層層鋪染,頗有西方繪畫的視覺效果,并借助墨的浸染,使其濃艷的色彩去甜棄俗,統一在渾然的作品意境時,進行著傳統文化與外來思潮的整合,具有了現實的意義。

    梁啟超說:“境者,心造也。一切物境皆虛幻,唯心所造之境為真實。”藝術需要更多的感情投入,有感而發和充滿幽深意境的作品才能打動人。常朝暉正沿著他所認定的目標——“畫出一種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的意境”堅定地走下去,寓情山水,因心造境,筆墨由心,畫隨意出。我相信他的藝術一定會為大眾所賞識,必能終成大器。

    相關鏈接

    常朝暉,1968年生于山東濟南,祖籍青島即墨市。1991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2009年結業于中國國家畫院龍瑞工作室。現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省美協理事、山東畫院高級畫師、文化部青聯委員、山東省政協委員、山東省致公黨畫院副院長。

9.jpg

管家婆三肖中特 陕西体彩11选5八码遗漏 金牛棋牌游戏官方下载教程 天天棋牌下载 麻将上下分模式棋牌 网上麻将作弊器 大无限彩票是官方的吗 老k棋牌苹果版下载安装 内蒙古快3遗漏 山水云南麻将下载最新版 安徽十一远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