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三肖中特
山東民生網:首頁 > 婚育 > 要聞

青島十大家暴案例發布 不讓回娘家也是家暴

時間:2015-03-06  來源:山東民生網  作者:山東民生網

  W020150306402634134003.jpg

 昨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并發布青島法院十大涉家庭暴力的典型案例。數據顯示,去年青島中院共審結婦女維權類案件597件,女性遭受家庭暴力的案件呈上升趨勢。市中院與市婦聯聯合,自去年年初建立了婚姻家庭案件審判心理干預機制,將心理疏導和心理干預方法融入婚姻家庭案件審判中,并發布“家庭暴力禁止令”11起,保障遭受家庭暴力者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

冷暴力多發生在80后
 
 據市中院民五庭婦女維權合議庭審判長劉琰介紹,2014年市中級人民法院成立了婦女維權合議庭,共審理597起離婚案件,調解率達65%,主要包括婚姻糾紛,財產分割糾紛,子女贍養糾紛等。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有60余起,逐年呈上升的趨勢。相比較拳腳相加的傳統型家庭暴力,近年來“冷暴力”呈上升趨勢。
 
 劉琰介紹,所謂的“冷暴力”案件區別于肢體暴力案件,主要為精神上的折磨。表現為施暴者對家庭成員施行精神壓迫、威脅不許離婚、不讓看病、吵架后不讓女方回娘家等,這些情況較多發生在“80后”夫妻中。出現這種情況,很多女性持容忍態度,存在“家丑不可外揚”的思想,羞于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
 
“禁止令”為反家暴護航
 
 2014年,青島市兩級人民法院在家庭暴力案件的審理過程中,經申請人申請,發出了11起“家暴禁止令”,下達后禁止令的履行情況比較理想,這11名女性再未遭受到家暴。劉琰介紹,在婚姻關系中,女性如果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丈夫對自己施行家暴,在辦理離婚訴訟過程中,就可以向法院申請“家暴禁止令”,案件未審理完也可及時執行。在執行一段時間后,法官將持續跟蹤,不定期電話、上門回訪,了解“家暴禁止令”的執行情況。
 
 “所下達的‘家暴禁止令’是法院判決文案,具有民事強制性。”劉琰表示,如果未按要求執行,法院可依法采取拘留罰款等措施,更嚴重的可令被執行人負刑事責任。
 
男性也可能是家暴受害人
 
 在現實生活中女性因為往往處于弱勢地位,家庭暴力在一般認知來看都是丈夫毆打妻子,但也不排除有反向的案例。劉琰介紹,雖然在辦案過程中,并沒有出現過男性因在家中遭遇妻子家庭暴力到法院提起離婚。但在審理一些離婚案件時,庭審現場出現過男方向法官提出女方過于強勢,夫妻關系中處于絕對的控制方。
 
 這種情況很多是出現在婚前女方家庭經濟情況較好,男方家庭與其相比懸殊,女方自我感覺優越,婚后則全面控制男方經濟,要求對方百依百順。“家庭暴力的核心是權利和控制,如果女方絕對控制,情況較為極端則可以視為家庭暴力。”劉琰說,這種情況很多男性并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就是家庭暴力的受害方。
 
 而當男方真的受到來自女方拳腳相加的家庭暴力時,受傳統思維影響,感覺遭遇家暴這種事情說出去容易被人恥笑,男方一般更不會向他人訴說。劉琰表示,從法律角度來說,反對家庭暴力不僅僅是針對女性,而是家庭成員中的每一個人。因此,如果是男方遭受家庭暴力也可以尋求法律保護。
 
    【案例一】“威脅”也能構成家暴
 
    【案情】宋某(女)與余某婚后因生活瑣事發生爭吵,自2013年2月開始分居至今。離婚訴訟中,宋某提出余某對自己及家人實施家暴,經法院調查,余某經常打宋某,宋某帶兩子女回娘家居住,余某多次去宋某娘家威脅。法院依據《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對余某發出“家暴禁止令”。
 
 【點評】加害人實施暴力的目的,是為了控制受害人,如果“威脅”使受害人相信加害人說到就會做到,這樣的“威脅”應認定為家暴。本案中,余某為阻止宋某離婚,多次短信、電話威脅。余某的“威脅”行為屬于家暴中“精神暴力”類型。
 
 【案例二】遭家暴可申請“家暴禁止令”
 
 【案情】孫某與黃某(女)婚后雙方因瑣事經常爭吵且分居多年。隨后,黃某起訴離婚表示孫某存在家庭暴力,并申請法院采取措施保護其人身安全。法院經審查認為,雙方同住一處房屋,黃某在離婚訴訟期間存在暴力威脅的可能性。遂作出人身保護的“家暴禁止令”。
 
 【點評】 “家暴禁止令”的目的是預防家庭暴力的再次發生。在離婚訴訟過程中,只要申請人有具體的請求和理由,提供的初步證據表明曾遭受家庭暴力或正面臨家庭暴力威脅,法院就能批準申請。
 
 【案例三】讓妻子常年住娘家
 
 【案情】許某與解某(女)自2010年7月起分居。解某稱,2010年7月雙方爭吵后離家,后多次想回家居住遭許某拒絕。法院經審查認為,解某經醫院確診為嚴重精神分裂癥,但許某不給予治療,其行為已經構成了家庭暴力。
 
 【點評】精神暴力是指加害人以侮辱、謾罵或者不予理睬、不給治病、不肯離婚等手段對受害人進行精神折磨,以達到控制受害人的目的。“冷暴力”屬于精神暴力的一種。本案中,許某與解某并無直接的肢體接觸,許某不讓解某回家,以達到離婚的目的,這也屬于家庭暴力。
 
 【案例四】家暴收集證據很重要
 
 【案情】翟某(女)與王某登記結婚,2012年翟某因王某存在家庭暴力起訴要求與王某離婚,并出具了相關證據,證明其長期受到王某打罵,導致精神憂郁,患有嚴重精神分裂癥。法院綜合認定王某對翟某存在家暴,準許翟某與王某離婚。
 
 【點評】家庭暴力具有隱蔽性。原告提供證據證明受侵害事實及傷害后果,并指認系被告所為的,舉證責任即轉移到被告。被告雖否認侵害由其所為但無反證的,可以推定被告為加害人,認定家庭暴力的存在。
 
 【案例五】夫妻吵架并非家暴
 
 【案情】王某(女)與陳某婚后經常發生爭吵,在一次爭執中雙方均受傷。王某提起離婚訴訟,并主張陳某存在家庭暴力,要求陳某支付其精神損害賠償金10000元。法院經審理準許王某與陳某離婚,但駁回王某要求陳某支付精神損害賠償的訴訟請求。
 
 【點評】夫妻一般吵鬧與家庭暴力有著本質區別。本案中,王某與陳某在日常生活中經常爭吵以致動手,但爭執的誘因為家務瑣事,不存在意圖以暴力手段控制另一方的目的,雙方不是控制與被控制的關系,故不屬于家庭暴力。
 
 【案例六】未成年子女證言可作證據
 
 【案情】金某與陳某(女)婚后生育一子。金某庭審時承認曾毆打過陳某,雙方8歲的兒子也證實他看到金某曾毆打陳某。后關于金某是否存在家庭暴力雙方各執一詞。該案經調解無效,判決金某與陳某離婚,婚生子歸陳某撫養。
 
 【點評】家庭暴力發生在家庭內部,子女通常是父母家庭暴力唯一的證人,其證言可以視為認定家庭暴力的重要證據。法院結合病歷、傷情照片等材料,認定了家庭暴力,判決準予雙方離婚。
 
 【案例七】受害人可要求精神損害賠償
 
 【案情】戰某與柳某(女)于2004年通過婚介所認識,并登記結婚。戰某曾兩次向法院起訴要求離婚,均被判決不準離婚。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戰某曾多次致傷柳某,2009年曾被追究刑事責任。法院經審理準許雙方離婚,戰某給付柳某精神損害賠償金5000元。
 
 【點評】 《婚姻法》第四十六條規定的“損害賠償”,包括物質損害賠償和精神損害賠償。受害人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無論加害人是否已受到行政處罰或被追究刑事責任,法院均應予以支持。
 
 【案例八】加害人不宜直接撫養子女
 
 【案情】金某與陳某(女)登記結婚,并生育一子金某某。而后金某起訴要求與陳某離婚,金某某由其撫養。因金某存在家庭暴力,法院準許金某與陳某離婚,判令金某某由陳某撫養。
 
 【點評】家庭暴力中,如果當事人雙方對由誰直接撫養子女不能達成一致意見,原則上應由受害人直接撫養。但受害人如果沒有基本生活來源保障,或者患有不適合直接撫養子女的疾病除外。不能直接認定存在家庭暴力的,根據間接證據,可以判決由受害人直接撫養子女。
 
 【案例九】財產分割時照顧受害人
 
 【案情】田某(女)與卞某婚后未生育子女。田某主張卞某存在家庭暴力,要求與卞某離婚,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法院經審查認定卞某存在家庭暴力,考慮到卞某這一重大過錯,在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對田某予以了充分照顧。
 
 【點評】法院在審理婚姻家庭案件時,如果發現存在家庭暴力,應當意識到當事人雙方之間存在權力失衡或者協商能力懸殊的現象。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時,會充分考慮家庭暴力因素,照顧受害方。
 
 【案例十】“家暴禁止令”自動履行率高
 
 【案情】李某與孫某(女)均滿60歲,共同生活期間李某通過暴力、威脅等方式逼迫孫某離婚。判定離婚后,經孫某申請,法院發出“家暴禁止令”:禁止李某騷擾、妨礙孫某的正常生活。經事后跟蹤回訪,李某未再次實施暴力。
 
 【點評】本案中,法院向李某送達“家暴禁止令”時,向他說明禁止毆打、恐嚇孫某,并對其進行了法制教育。但李某認為法院是干涉他的家務事,不僅表現得很憤怒還拒絕簽收。但最終,李某懾于法律的權威,還是自覺地履行了“家暴禁止令”。
管家婆三肖中特 快3怎么计算大小单双 七星彩走势图2019年开始 河北快三是国家的吗 高中生炒股赚4.5亿 www.mrcjcn.com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 千炮捕鱼电玩城客服 赌场转盘0到36规律破解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 牛牛下载 sf轻小说写作做赚钱吗